电影《种马》:漫谈女人永恒追求强者,及标准半无解

  • A+
所属分类:影视
电影Appaloosa《阿帕鲁萨镇/种马》概述

电影Appaloosa《阿帕鲁萨镇/种马》,是我几天前观看的一部影片,这两天一直难以忘记,还是就此写一个博客日志吧。

电影Appaloosa《阿帕鲁萨镇/种马》,同去年的我观看的《神枪手之死》有许多共同点,尽管是西部片充满打斗,节奏确实缓慢,吸引你的不是一般西部片的惯常标签,而是时刻让你充满思考。尽管电影Appaloosa《阿帕鲁萨镇/种马》不能够似《神枪手之死》充满诗意,是一部用胶片写就的诗/小说,也算是一部值得观看的影片了。

电影《神枪手之死》使用诗意的电影叙事构筑了一个诗意的男人,电影Appaloosa《阿帕鲁萨镇/种马》则是使用思考的叙述刻画两个不同的男人和一个看起来不是平常的女人。可以说,电影Appaloosa《阿帕鲁萨镇/种马》尽管是一部西部片,实质上却主要是在讲男和女的区别,对,这是一部情感片,或者就是在讲爱情,以及男女的本性。

男女的我的昨晚一个梦

说到男女这个让人心旌荡漾的话题,我有必要把我昨晚上(起得晚,或许是今天白天的某个时候)。这个美丽伤感的梦中,我不知道如何在一个很富裕的家庭,和一个美丽的姑娘开始接触。这个姑娘是那种有自己思想、美丽、富裕、高贵的那种,稍微还充满一些忧郁。后来,我们结婚了,还有了孩子。我们结婚了但是前一段时间却没有在一起,记得当时我的内心是充满激动和哭泣的状态,走入她的房间,后来就模糊了。还有一些场景不是很清晰或者在这里难以有条理地表述,就不说了。

这个梦对我如何触及内心,反正是在我都醒来的时候,又继续半睡刻意去回想了至少四五遍,想来的时候还把这个梦告诉了小长同学。我对爱情的渴望可见一斑,这也许是昨晚和一个少妇谈论较深层次的触发了。经商的少妇事业有成、有夫有家、也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情,进来却总是感到安逸。我假象的,这个少妇是美丽的,对精神追求较高的,物质上宽绰。某一天,通过搜索引擎,觉得我是一个思考精神的男人,不知道她有没有看走眼。

对电影Appaloosa《阿帕鲁萨镇/种马》的自我感受

文艺作品是多种解读的,对于优秀的作品更是如此。电影Appaloosa《阿帕鲁萨镇/种马》你可以从国家法制的角度解读,也可以从物质发达的前期解读,而我选择是则是男女这个角度来进行自我的阐释。

电影Appaloosa《阿帕鲁萨镇/种马》,一开始按照常例讲述了维吉尔和埃弗雷特两个硬汉如何展现男人的勇猛,制服恶人维持一个小镇的治安。电影对维吉尔的定位是一个老大,不苟言笑、言语强硬、动作洒脱。而埃弗雷特则是一个做小弟的角色,对哈里斯言听计从。后来出现一个风情万种的寡妇,先前营造的性格开始分化转折。

维吉尔接触了不少的风尘女子,但是只有这个女人让他感受到自然,有了那么一种发自内心的东西,只有这个寡妇才让他知道了真正的女人。在寡妇门前维吉尔开始没有了硬汉的一切都在控制之中,他变得胆怯像小孩子一样,常常为了寡妇吃醋做出一些有损自己形象的举动,并且因为这个女人,他开始追求安逸生活变得稍微脱离自己一直的秉性。

但是这个寡妇却是表现了出了是男人就接触的可怕举动。埃弗雷特在自己老大维吉尔的指示下去安慰一下这个寡妇,这个寡妇就大胆地接近埃弗雷特,要把自己奉送给埃弗雷特。维吉尔和埃弗雷特再次丧气地发现,这个寡妇竟然串通对手。在欺骗了维吉尔和埃弗雷特之后,作为一个受挟制的人质跟随对手离去。维吉尔和埃弗雷特继续追赶这伙对手,发现先前已经是自己妻子至少是自己人的寡妇,和对手在一起,而且才在刚才的事件后不久,就脱光了衣服和绑架她的男人在水里嬉戏。

寡妇的放浪还没有停止。事已至此,寡妇又开始接近维吉尔和埃弗雷特,因为这个时候维吉尔和埃弗雷特已经掌握了事态的发展。是的,这个寡妇就是这样,谁厉害就跟谁。先前寡妇接触埃弗雷特就是害怕处于中心视野的维吉尔遭遇不测,所以她需要提前找到一个依靠。随着另外一伙人的出现,再许下诺言和表现出能耐之后,寡妇就离开了维吉尔和埃弗雷特。而一旦维吉尔和埃弗雷特取得控制权后,寡妇重新开始接近维吉尔和埃弗雷特。

其实,这个寡妇从一下火车身上只有一元钱向维吉尔和埃弗雷特救助如何在这个小镇生存下去开始,寡妇就是一个无依无靠的人,她受够了充满饥饿的生活,不要再担惊受怕。就像我们现在常常说的那样,男人爱车,女人喜欢拥有一个安全的大房子。寡妇在和维吉尔打算在一起的时候,首先要求维吉尔的就是需要盖一个大的房子。

女人选择自己的种马

寡妇送上自己的身体,埃弗雷特感到不解,在咨询一个招待女郎的时候,女郎说这是一个关于种马的问题,女人只会寻求她心目中的种马。顾名思义,种马就是专门配种的马。能够作为一个专门配种的马,身体当然很棒了。文艺作品对于种马,通常是指一个男人,拥有某种特殊的魅力,让几个或者更多的女人都为了他疯狂,最后都被他征服在胯下。是的,电影Appaloosa《阿帕鲁萨镇/种马》就是在讲述一个几个男人轮番展示自己,看如何成为一个最终的种马,而这个寡妇则在不断变化中,寻求自己的种马。

如果说现在你觉得寡妇是个无情的人,只会跟随最厉害的人,那稍微有些错误。寡妇最终还是和维吉尔和埃弗雷特在了一起,特别是明显地感受到维吉尔和埃弗雷特可能会死的情况下,这一点更加可贵。这一刻人类的崇高战胜的动物的驱动,这么你可以这么说,人类的爱情还是伟大。

好的,事已至此我应该华丽地结束这个博客日志。但是我还是隐约感受到,寡妇最终还是只认同最强者的。尽管当时维吉尔和埃弗雷特会死去,但是他们至少在道德和精神上是高贵的,按照这一标准他们还是强者。寡妇从选择客观的强者,到选择精神的强者,总之她的取向没有变,只是对于强者的标准升级了而已。

关于标准的自我无解

讲述到这里我就开始进入一个不能够自圆其说的境地了,或者是一个伦理上的悖论。如果说前面我会说只选择强者是不对的,但是这个强者的标准是高贵、崇高、精神层面、为了全人类的福祉呢?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看准了金钱是他追求的,一个热心的人看准了帮助别人是他追求的,一个荡妇看准了获得性满足是她追求的,他们有错吗?未必,因为那一刻他们的标准就是那样,他们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当然你会向他们解释这是不对的,但是在他们没有想通之前,他们的标准对他们来说,就是唯一的正确。我也是否可以这么说,我们都是在选择自己的种马,不同的只是选择种马的标准不同而已。由于我们都是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或许不会存在哪个人的标准就是亘古不变、颠扑不破的,那么,这个不同的标准之间,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老实说,我的精神问题又一次发作,在通往自己营造的智慧终极道路上,又一次无解。不过,以下这几点相信可以取得共识,一是男女之间的事儿,大家蛮关心,当然包括我。再就是我们谈论一个问题的时候,需要确定一个范畴,需要前置一些取得共识的先决条件之后,在进行正确谬误的解释。第三,终极的东西,咱们凡人还是少讨论的好。

by:2009-1-25 16:50:38

weinxin
微信
加好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