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成都六十天夏天

  • A+
所属分类:博客

时间倏忽,时间无情,时间让人无奈。

2006年,已经12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么久远,这么记忆清晰,这么魂牵梦绕。那年在成都夏天,那些在一起的朋友,那些一起不知道怎么就在了一起的我们,教人难以忘怀。

再次,思绪回到了2006,回到了成都,那个叫磨子桥的地方。那是,我们独有的天地。 “爱的故事”的MID音乐响起,烟卷儿燃起,2006的成都夏天,那个一生难以忘怀的地方,那些人,那些事。

那年夏天,终究难以承受深圳的财富,经历了两场台风后,来到了成都,川大西门、磨子桥的民居,几个同学寻梦的基地。

除了几个男生外,竟都是美女。不知是这里美女本就多,还是美女多在外租房,还是恰好遇到,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熟悉了。

那时候,真穷,那时候,真有梦想,每天都干劲十足的样子,好像要重塑世界。那时候,真忙,打算真多,每天也都有不同的东西要去接触。那时候,真不觉得什么,日子一天天过去。后来,就都理所当然地天南海北。

2006年,机缘巧合,去了阅读了四五年的南方某家报社。

只是难以承受深圳高昂的生活费用。报社在福田区,住在宝安区。漫长的宝安大道和深南大道,换乘公交车。特别是住的地方,是在一家工厂打工的老乡宿舍。记得有一次,在深圳之窗站换乘公交车需要零钱,心想下去买瓶水吧,一问6块钱,把人吓一跳。就是用的手机,也是华强北淘的二手诺基亚。老乡的宿舍好热,动不动就需要冲个凉。

还好,报社好心的老师介绍去了成都记者站。在深圳的实习成果,也就是在车公庙附近采写了一篇关于博客网站的稿子。

先是回到四川某地的学校,碰到因为蹉跎迟迟没有去实习的阿扫和宝鸡。他们两人要去成都电视台,恰好我们就想着住在一起。

到达成都后,我们好一阵漂泊,还好在晚上有了落脚的地方,这样,就在川大西门外的磨子桥,安顿了下来。

记得,我每天坐55路车,他们两人做70路车,为各自的前程忙碌着,或者没有目的地过活着。不管咋样,我们是住在一起的,三个小伙子,一个房间。

房间新装修的,有新的床,有新的衣柜,有新的写字台/梳妆台,尽管一个月六七百元,三人承担下来,还算过得去。

为了住着宽敞一些,我们把床垫拿了下来,我和阿扫睡床板上,宝鸡睡床垫上,床垫还蒙着一层塑料,感觉又热又黏。

刚刚开始的时候,在报社是憧憬大于现实的,好长的时间,只是心中的臆想,一直没有什么进展,辜负了那一份全国很厉害的财经报纸。

某一日,自己一份感觉很厉害的新闻稿件上了报纸,并且很有冲击力,心想着也算有所成就。阿扫和宝鸡在“新闻现场”的节目,也常常在电视上播放,招呼着我们去看,说,那是我采访的,你看,那是我在出境。

一种易得的成功假象,敷衍着我们这些善良的孩子,傻傻地,在那里呆着,没有太多的想法,没有太多的考虑。

生活其实很是索然无味的,就单单一点,我们都很穷,就很让人开心不起来。

比如我,中饭就是在报社附近的一个地摊,吃上一个辣椒炒肉,五元,很奢侈的。有时候就是快餐,三五元的。晚上回来,就是在住的地方门口,一碗两块五的排骨面,很少,稍微不饿就是。有时候,也沾光他们两人,去附近的好又多超市,弄个快餐鸡,大快朵颐一下。有时候,弄个葡萄回来,那都是很稀罕的,几个人一起分享着吃。

物质上,生活索然无味,只是有个同学朋友在一起的温暖,还算过得去。我们也在懒散中,蹉跎地向前奋斗着。

同住一屋的,不只我们三个男生,还有几个女生,以及那些所谓的小两口子。

某化妆美容学校的阿梅,还有一个女生忘记名字了,倒是我们常常在一起说说话什么的。到今天想来,我都感谢阿梅,因了她活泼可爱的性格,我们熟识了。从此,生活也显得有了些姿彩。

阿梅很漂亮,有四川女性的美丽大眼睛,也那么善于结交朋友。主要是她,那么漂亮,很性感,身材很魔鬼。庆幸,这么索然无味的生活,有一个美女,还是那么地善良,甚至是天真无邪。

阿梅常常跑来我们的房间,说是来看电视,其实就是说话聊天,度过很多的互相都觉得无聊的日子。我们也稍微地疯狂,比如一起吃东西,照相等。现在想来,那是我们还是太过矜持,也许是客观条件的不允许,原本生活会更加精彩的。记得有一次,我们在吃葡萄的时候,很开心很放肆地照相,我也稍微地放下矜持,姿势放肆地,留存了一些影像。

那时候我们也是充满了学习的欲望的,阿扫和宝鸡就想着办理了读书店的会员,我没有多少钱,没有办理,借他们的光,阅读了几期的《财经》杂志。而在那几天,我很认真地阅读了完了大部头的报社自己出的新闻教程,以及《华尔街日报是怎样讲故事的》这本书,自感很庄重的样子。对于每期的报社报纸,也是研读,看能否自己也写出来。

对于阿梅,我们几个都是极喜欢的,尽管没有说什么,尽管没有什么确定的承诺,但都要,去喜欢这个,可爱、漂亮的姑娘。忘记不了,有那么几次,皮扫和宝鸡外面有晚间任务,不能够回来。其实,到了多年后的今天,真的只想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她在做什么。她,还记得我吗?至少,一直想着她。幸运,这份记忆还在,她的一些照片还在。

这期间还有和暗恋对象的事情,阿兰在四川电视台实习。

一次几个人相约在一个桥边,阿兰开着自己新买的雪佛兰汽车,俊俏的嘴边,调皮地叼着一支香烟。有一次,在得知我要回学校办事的时候,阿兰约我在四川电视台门前等她,附近有河有桥有树,感觉很美,见到她的那一刻,没说多少话,只觉得特别紧张。阿兰把她的身份证给我,让我带回学校办事,身份证上的她,很美。

后来,阿扫和宝鸡回到学校去了,阿梅他们也离开了。住的地方,就我一个人了,我,还在梦想中的报社,蹉跎着,等待着什么。

我搬进了阿梅他们住的小房间,一个人,孤独地在成都这个美好的地方,承受着孤独寂寞,还有那太多的自我怀疑。

那时候那么贫苦,大四同学给的电饭锅,就整天煮挂面,没有油,只有醋和盐,有时候奢侈地买一颗青菜。捞在饭盒里,却是那么地香。也有时候,偷拿同住一屋的,不认识人的调料,感觉生活就算改善了。挂面,从小就不喜欢吃,但那一段日子的挂面,真香。那时候,也真饿,好饿啊。

在这充满饥饿的日子,谢谢住在对面的阿伟同学,常常借钱用,或者请吃有肉、有油的饭。川大西门有一家冒菜管,素的4元,荤的6元,平时我主要是素的,只有阿伟出现了,才吃一顿荤的。

阿伟说,他有钱,那是有人给的,还有好烟。我知道,那也是对我的安慰,他想帮助我这个他的同学,或许,他不忍我那么苦。

谢谢你,阿伟,你的钱我不知道用了多少,其实,也一直没有想着要还的打算。谢谢你,有时候能够陪我说说话。

国庆的时候,闲来无事,迷上了《诛仙》。对于玄幻没有特别的好感,只是纳闷百度的搜索风云榜,“诛仙”两个字已经上榜几年了。最终,被吸引了进去。这,算是那年夏天在成都不多的开心了。

之后,生活再无什么涟漪。几乎无所事事一段时间后,学校新闻传播学院成立庆典,回去了。11月23日,稍显盲目地签约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和兴趣无关,和理想无关。

那年成都,夏天结束了。2006的成都夏天,成为难以忘怀的一段回忆。

补充:

2017年,再次来到深圳工作。

2017年,毕业十周年,在学校见到宝鸡同学,他在四川某地电视台,得知阿伟在某互联网公司做事,得知阿兰在政府机构工作。

2018年,一个周末,凭着印象去找当年实习的地方,没找到。

2018年,国庆前,阿扫邀请去四川看他,他在四川某报社。通过皮扫添加了阿梅的微信,她在四川某地从事金融工作。

by:2008-9-23 2:16:15

by:2018-10-12

weinxin
微信
加好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0   博主  0

    • dwqa

      快递自助下单网站 空包自助单号网站www.5adanha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