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涩懵懂遗憾伤感,初中的散乱记忆

  • A+
所属分类:博客

开学的日子

时间较长,或者说是什么历史长河,往往是有规律可循的,显得很必然。单个的事情,或者事件,则往往充满了偶然性,然后,叫你不是很相信,却是真的。

通过网络,很机缘巧合的方式,竟然找到一个初中同学,问我是否是某某,然后说是我的同学。

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初中,那个遥远的过去,那个几近感觉有点不真实的曾经。

经历了小学阶段考试还很激烈的末班车,我们这些农村的孩子,开始要到另外一个生产大队上学了,那是第一次走出这么远。我们的村子,学生还算多,初中的驻地大众村,学生也很多。可以说,史家庙初中的两大学生来源,就是义合村,和大众村。

那应该是最后的一次初中还分重点班。还算幸运,超过分数线不多,进了这个所谓的重点班。当然,在以后的历史发展中,初中重点班的意义淡出舞台。毕竟,都九年义务教育了。后来一些人的目标开始清晰,或者是被时代裹挟,不由自主地,考高中,考大学。

学校门口有个小商店,店很小,店主是个年龄较大的人。上初中了,感觉是个更文明的人了,开始要刷牙。开学不久,去这个商店买牙膏牙刷。刚好碰见佛家村的宽宽,他也来买这些东西,当他发现我也买这些东西的时候,表情很不屑,说你也买?好象是我学他的样儿才要买的。其实,我是比他早到了店里,本来就要买这些东西的。

一次课间休息,在楼道里,同村的蛋蛋走到我面前,一副气嘟嘟的样子对我说,你现在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打他了。原来,小学的时候,我是班长,小孩子的得意嚣张,往往拿着一根竹竿儿,对于不好好遵守纪律的人,敲打一下。而现在上初中了,不是原来了,怪不得蛋蛋要向要表明这一事实。可能,心里还装了不少怨恨吧。

好看的娘娘

初一的班主任,教数学的。个子不高,屁股感觉很低下,乡间的说法是坠坠勾子,不过人算那种不简单的样子。

记得有一次因为旷课还是迟到,几个学生被他训话,我及时地一哭,然后什么事儿也没有了。我就感觉老师人还不错,当然,也感觉自己稍微有些“卑鄙”了。

不过后来,好像是他自己身体不好还是因为别的原因,他好像离开了。不过我的看法是,他肯定是另谋高就了。

这个初一还有一个很特殊的事情,就是我的辈属叔叔的新婚媳妇,是我们的语文老师。自打那个数学老师离开后,这个叫娘娘的语文老师,开始成为我们的代理班主任。

和她的认识是这样的。开学后要清理操场上的荒草,记得当我蹲在地上拔草的时候,一个女老师走到跟前,她说,你是不是叫瓜瓜。我很激动,少年的虚荣让我感觉很得意,在这么遥远的地方,还有一个自己人。只是此前我就知道她就是我的娘娘,还是在这次说话,或者说是以后,我记不清了。

还有一个记不清的事情就是,她结婚的时候,我是去看了热闹的。有一个本家长我几岁的,很“放肆”地要求娘娘向他敬礼,而我,恰好就在跟前,生性木纳腼腆自卑的我,感觉这很让人惊讶。

话说这个娘娘,一是因为青春,二是人也好看,重要的是气质很好,反正我对她的感觉,总是充满激动和羞涩的。

记得清楚的还有她的上课。我记得她好像是把文言文提前教授了,还让我们专门准备一个笔记本,上面一行是古文,下面同步的是解释。只是,后来我并没有严格地记录,也并没有很好好的学习。尽管,此后很多年,我的语文相对于其他科目,相对来说还算好一些。当然,主要是其他科目太差了。

再后来我对她就没有什么印象了。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们一直读书,她是不是还在那个年级,那个学校,教授她的语文。

此后,关于这个美丽亲切的娘娘的回忆,就只是路上遇到,或者是远远见一面。我想是由于自己非常执着的羞涩,我再没有和娘娘说什么话,也再没有走到她的跟前,仔细地再看她一眼。

有时候路上看到,更多的时候,是我已经上高中,或者上大学,路过她家的门口,远远看见她,在门口,在门内。她家和我奶奶家是隔壁,常常路过,但再也没有进去过一次。可是小时候,在还没有她的时候,我可是常常进去的。写到这里,我真想以后回家后,去看看她,说说我对她的印象,问问她还记得初中的我吗。但愿。

“妖魔”的女同桌

大众村的学生很多,他们之间关系很融洽,常常搞怪,在一起总是说不完的话,很热闹。

记得初一的时候,一个女同桌,就是大众村的。她叫娟娟。我们的同桌时间不长,就是初一的一个学期吧,但是感觉印象很深。

那时候她的个子比我高,女性的特征也很明显。我们在一起,她总是很主动地找我说话,以至于有一段时间,我们在桌子上很是泛滥地说话,显得关系很好的样子。好像有另外一个大众村的女生,也是我们的学习代表,瞟来的眼神,以及话,很深意的意思。

现在想来记忆深刻的是,娟娟向我讲述一个他们村子一个她认为很傻的人的故事。大致是买卖东西,杆秤高低会有不同的便宜可占,她就笑话那个人,对于杆秤高低谁更加占便宜,判断恰好对自己不利。娟娟很能说,也愿意说,也胆儿大。并且,她比我更加成熟,我则是傻呆傻呆的,处于被她支配的地位。她还显得很“是非”,很“妖魔”的样子。

不管怎么说,她给我的印象很好,有一种淡淡的、羞涩的、激动的意思。此后好多年,我都对此常常加以想象,并且很想知道她后来怎么样了,她现在在哪里。初一之后,她已经没有在我的印象中了。

有一次和同学聊天,我问起娟娟的情况,她说不知道。很遗憾,很惊讶。是否,我也应该再去找找娟娟,我想知道她的情况,我想告诉她,初一的时候,应该有点儿喜欢她吧。

这期间还有一个我一直认为匪夷所思的事情。自小学起,和自己很要好的一个同学,不知道为什么就和我不说话了,奇怪的是,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高中毕业。真正的原因难以明了,直接的起因好像是因为一个放大镜,或者计数器、电子表。

还有一个事。有段时间自己坐在第一排,相对来说还算能够好好上课。而后面一排,是同村的能能,以及洼里朱家村的文文,他俩就经常搞怪,做一些惹人的事情来,然后两个人笑个半天。记得那个时候,他俩就经常惹我,我都生气了,他俩还咯咯地笑个不停,让人没办法。

洋气的女老师

初二,我们突然有了一个很洋气的女老师。老师很漂亮,身材也好,打扮时尚,做事洒脱。那应该是初一教我们的语文老师,也就是我的娘娘,生孩子去了,这个洋气的老师,才来教我们语文的。

她应该是学期中间来的,她叫什么名字现在都忘记了,好像叫慧慧吧?反正她离开的时候,带给了我们很大的震撼。她尽管很洋气,显得是个城里人的样子,但是对学生很好,很亲切,很热爱教书,爱学生。可以说,平时的教书,老师和学生之间是很有感情的。可是,她竟要离开我们了。

那天,我们没有任何的预兆,老师带来了两袋子的洋糖,那么多。然后,她几乎用了几十分钟的时间,说她要走了,说平时和我们在一起的感受,说她和我们之间的感情,说她如何舍不得我们。老师的这段离去感言,最后是带着哭腔的,然后,她就开始发糖。

糖是很高级的那种,至今,我没有这次吃糖的味道印象,但是永远忘不了,发糖的过程中,全班同学,都哭了。她舍不得我们,我们也舍不得她。她很珍惜这段时间不长的教学生涯。

其实,现在我想来,我们这些学生,应该是她离开学校教授的第一批学生。而我们,也接受不了老师在这时间不长的时间里,怎么就要走了的事实。那次,我们都哭了,很自然,很真实,很朴素。就连我这个在众人面前不善于暴露感情的木纳小男孩,也哭得那么彻底,那么泛滥。老师,你为什么就要走了呢,为什么就要离开我们呢?没有一点儿的思想准备,你,竟离开了。

第二天,英语老师说,美丽的女老师走了,我们不能够怪老师,怪就怪他吧。因为老师要去城里了,在那里成家,在那里教书。哦,我们的老师要嫁人了。

城里算是一个西安的卫星城,距离较远,但是距离我们很近。对于我们这些农村学生来说,城里就是城市的启蒙。阎良距离我们很近,我们再没有这个美丽女老师的消息。

一直因为,自己的语文还算过得去,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因为碰到的语文老师都是很好的那种吧。

小学三年级给你写过情书

初三,突然来临。我则继续在自己的懵懵懂懂中度过。这期间,许多漂亮的男生以及女生,开始很厉害的样子。他们打扮花哨,衣着光鲜,说些离经叛道的话,做些显得“二”的事情。对于我,我还是想再次说起我的懵懵懂懂,怎么还是没有长开呢。卑微、低迷、封闭、傻傻的。

对于女性,我的内心开始再次显化。开始注意一些漂亮、活跃、时尚的女生。不过现在想来,隐隐有伤感味道的,是坐在我身后的一个女生,和前面提高的女生是另外一种类型。不敢肯定,是否叫红红。她是惠刘村的,人很腼腆,乖乖的样子,很朴实,很善良。当然,在我看来,她也很好看,就是那种很朴实的,乡村式样的好看。其实我们没有这么接触,印象中就是说了那么几句话。反正就是感觉,她对我感觉还不错,稍微有些让我心旌荡漾。

当然,这也许都是我自作多情罢了。她的成绩不是特别好,后来好像也没有上高中。不知道她后来怎么样了,她都去做什么了。她和我之间的接触是那么的少,而她也因为太过安静,不知道,她还记得我吗?

初中还有一些记忆的片段。那时候我对于放学总是很积极,当然,我性子一直比较急,对于下课和放学,一向很积极,总是早早地就准备着,一点儿都不想耽搁,感觉不早点儿离开课桌,是吃了亏的。

记得有一次,铃声一响,我就迅速地推着自行车,第一个走出校门,走了半天了,才发现还没有放学,原来只是第三节课下课了,距离放学还有一节课的。这个确实有些过了,然后我又把自行车推回去,再去上最后一节课。

那时候风行盗墓,真实的信息以及传言的渲染,使我们对于那些盗墓的人,充满神秘。有个男生,他的村子叫猴王洞,应该是石川河边上吧。根据传说,好象是汉朝的时候,这里两军对垒,留下了不少古董。这个村有点儿盗墓成风,周围也是古墓资源丰富。

有一次去他家,还真见识了不少文物古董,就连铜钱,都是一麻袋一麻袋的。这个男生不喜欢学习,很“坏”的样子,一股黑社会的样子。但是,有一次他唱了一首《小芳》,唱的好,充满感情,很震撼我。

有个女生,几乎是妖艳的样子。还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就使用自然书的彩色纸,给她写过情书的。

不过,这个情书放在桌兜里面有没有送给她,后来我就忘记了这件事情。不知道怎么被隔壁的男生拿到。我到这个男生伯母那里玩,他当着我的面说起这件事,他的伯母也是坏坏地笑,当时我很无地自容,这算是记事起第一次真正的窘迫吧。

记得有一次,她在课堂上唱《天竺少女》,很好听,很专业,很美丽。

铁路线上的调皮男生

附近的铁路线,拉煤炭的多,好象是给一个发电厂运煤,坐人的票车则并不多,整体看来火车并不多。每天去学校,都要经过这条铁路,铁路距离学校也就二三百米的样子。关于这个铁路的事情就不少。

记得那时候,我们一般都是骑自行车去学校,也就十来分钟的样子,不过当时觉得时间很长。特别是,我的自行车,永远都是烂的,不是链子掉了,就是胎破了,或者是脚踏掉了,车头歪了,车闸不行了。反正就没有顺当过,以至于自己都学会了安装车辐条、补胎、换脚踏。

有时候,我的车子坏了,隔壁的女生就骑车带着我,骑的还很快,风风火火的。这个女生性格比较豪爽,有点儿杨排风的派头。

如果下雨,就要步行去学校,或者中午不回家,还要带上干粮。所谓的干粮,一般就是两个蒸馍,顶多带了咸菜、辣子酱等。步行的话,就走在铁路上,踩着枕木,步子很小,速度有些快。有点儿像小脚太婆走路的样子。三三两两的人,一路说说笑笑,就到了学校,还算轻松热闹。

后来,每隔一段距离,枕木安装了加固条,横在两条铁轨中间,一不小心,就会把人绊倒,然后刚刚是膝盖连接处碰到下一个枕木上,真是酸爽的疼痛。

有时候,远远地看见一个蒸汽机车,吼叫着,冒着白眼。一些胆子大的学生,就故意距离火车很近的时候,还不从铁路上下来。记得一次,距离火车实在太近了,可能司机生气了,经过我们的时候,喷了好多的蒸汽,凉凉的,衣服都湿了。这还不算,司机泼了一盆水下来,刚好浇在我头上,那味道,应该是刷了牙的水。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军军、球球、黑黑这些中午不回家的人,常常在周围的田地里,拔人家的各类蔬菜吃,比如辣子、葱,然后就坐在铁路上,显得很野蛮的样子。有时候,就会一边吃,一边用石头敲打枕木上的螺丝。螺丝慢慢松动,卸了下来,把玩一下,吹嘘一下,有时候就装在裤兜里,准备拿回家卖钱。当然,这个东西,废品收购站是不收的。

出了车站,过了站房不远处,有个铁路信号灯,下面装着电池,有个梯子。一些学生就会打开电池盒子,拿出里面的电池,电池很大,里面的铅心很粗,可以画东西,更多是作为一种贪玩的炫耀。

记得有一次,学校广播响起,告诫学生不要破坏铁路设施。原来,是铁路的人到学校告状,说有人爬上梯子,把人家的彩色信号灯镜片拿了下来。

没拿馍骑着自行车到城里

快到学校的时候,下了铁路不远,是个水渠。更多的时候并没有水,骑着自行车就过去了,由于经常有自行车通过,渠的坡度都很缓和。但是如果有水,就麻烦了。力气大的人,往往一个大跨步,就提着自行车,一下子就到了渠的另一面。而力气小的人,则往往过不去,或者是鞋子沾了水,或者直接掉了进去。

记得冬天的一个早晨,自己本来就上学晚了一些,然后过渠的时候,鞋子还进了水。大冬天的,鞋子冰凉,很不舒服,一下子让人不想去上课了。然后又不能回家,这样,就骑着自行车,沿着铁路线,一路向西,一直骑呀骑,骑到了周家河,到了城里。

大约初三的时候,开始接触大批的金庸小说,以及其他武侠小说。这些书一般都是从军军或者建建那里得到的,比如《天龙八部》、《笑傲江湖》、《倚天屠龙记》等。现在还记得从建建那里看到他拿了一本书,封面上一个女性的乳房,那么大,很骇人,咋这么大呢?

这里补充一个记忆很深刻的事情。一直一直,自己的衣服都是在春节,这个很理所当然的日子,才由家里添置的。但是初中开学,9月份,我是穿了一件新衣服的。特别感动的是,到初中上学专门有件新衣服,一直是没有心理预期的。是家里人很主导,很坚持,突然,就要给我准备一件新上衣。

上衣的颜色,是那时候农村还很主流的绿黄色,应该是的确良的,很平展,五四时期学生装样式,裁缝店缝制的,很合体,穿着也很精神。开学在操场拔草遇见美丽亲切性感,我叫娘娘的老师的时候,我穿的就是这件衣服。

还是关于衣服。同村的帅帅家境不错,穿着很得体。有一次帅帅到我家来,家里人看着帅帅的上衣,说,这个衣服要是让我穿着,也很好的。意即大小、样式很适合我。说这话,不像平时的做事方法,突然地,就这样说了,让人很感动。

也许是永远的明亮记忆

总的说来,初中生活感觉很是模糊,或者说是因为没有长开,处于一种许多事情内心想做,但是没有去做,无奈、遗憾的感觉。就像在梦里那种感觉,想跑,跑不动。

短短三年,一下子就过去了,好像都没有什么痕迹。那时候上高中的同学也不是很多,许多同学此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初中的生活比起后来的高中,显得没有多少事情,也不丰富精彩,特别是对于以后求学人生发展,影响不是很明显,很少在记忆中想起。

就是以后我们谈起曾经的学生生活,都是小学和高中的事情多些。特别是太多的同学再没有联系,也不知道音讯,相对于整个学生时代,形成了一个明显的断层,或者说是在记忆中被遗漏了。

现在想来,或许初中这个阶段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小学六年时间,时间长、经历的事情多,大多都是距离很近的同学,也有助于记忆的恢复。高中,开始具有自我意识,经历的事情,也显得很“大”,并且对于此后的人生,影响不小。独独这个初中,显得不是那么重要,或者就是个阶段,它的存在就是为了连接初中和高中。

只是,好多年后,关于初中的思绪还是一旦展开就难以停住。其实,那时候的记忆还是很多。初中,充满青涩、懵懂,也有无奈、遗憾,也有伤感、甜蜜……情感一旦倾泻就开始难以关闭,表达却开始混乱。

有一个很有意境的片段。那好像是假期补课的样子,校园很空旷,天很热,在操场后面的小树林下,好像有武武在,我们看一会儿书,然后坐在条凳上,或躺着休息。感觉很美,树荫下那么凉快,特别明亮的样子。

也许,那个久远、懵懂的初中,正如这个情景,有点儿隐隐约约,但是,很清新、美丽……

by:2008-9-18 1:52:56

by:2018-9-21

weinxin
微信
加好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