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可能是十年前关于爱情的小故事

  • A+
所属分类:博客

那年十月,西部某城市每天中午的太阳依然炙热,而早晚就已经是很凉瑟的了。

此时,临时被抽调到陶家宫镇经济检查站附近的棉花加工厂收购棉花,工厂合作方山东一家公司,派过来了一个漂亮可爱顽皮的女生。

在那个略显偏僻、封闭、单调的环境,这个今天一时会忘记了名字的女生,就像是每天中午的太阳,明亮、暖煦,无处不在。

她是那样顽皮、纯真,处处又显示出作为一个年轻女性特有的魅力,让人难以忽视。不长的时间,嬉戏打闹、浅尝辄止、欲罢不能、乍有还无。

和她同来的小弟愉快地当面宣布,以后,你们就在一起了。

她居然还抽烟,在控火严格的棉花加工厂,我把打火机藏在厂子外面的石头地下、砖头旁边,然后迅速地给她拿出来。

难得回到市区一趟,总会想着买尽可能多的东西,生活用品、零食、水果。

一根不知道哪儿来的细铁丝,两个人都可以在电子磅房,打打闹闹、疯疯癫癫地玩个好几天。

不知道哪个卖花人带来的甜瓜、葡萄,甚至是一根黄瓜,总会想着和她一起分享。

吃完晚饭,不愿意在人多、脏脏的宿舍里多待,便往往会继续跑到白天做事的地方,瞎聊、打牌、抽烟、吃零食,看着空旷的厂子、望着皎洁的月光、逡巡在洁白的花垛边。

当时,陪伴我的,是一本李泽厚的《杂著集》。在抽取棉花质量检验样本、轧花测量棉花衣分、过磅记录棉花重量之余,一页又一页、一字又一字,沉浸在李泽厚的思想里。

那本书上,也记录下了,和这个女生的相伴,以及关于一场考试的信息。

然而,自己迅速、不得不、不负责任地投入到一个重要的职业考试当中,这个加工厂,便离开了。再之后,前前后后、磕磕碰碰,就见过她几次面。

在棉花收储工作结束的日子,照例,大家喝酒庆功。酒席上,她似爷们般,二两一杯的酒,一饮而尽,极尽洒脱豪爽之能事。席间,他们山东一方的还开玩笑,要去一家名为维多利亚的高端洗浴中心,好好犒赏犒赏。

经常和她在一起的,是老板的女儿,她们也是有一定亲戚关系。一次,这个老板的女儿找到我说,那谁要请你吃饭。

吃饭的地方,就在他们租住的小区门口,豆花火锅。现在想来,席间说了些什么,都已然忘记,印象深刻的是,吵架,闹的不愉快,好像她还中途离席。

之后很久,应该是过了一年,我已经到了新单位。一天,老板的女儿找到我,叫上我坐上她的车,由东向西行驶在前进西路上。在车上,打开一个笔记本电脑,还是可以联网的,视频聊天。

视频里,她在远方,好像还在忙着一个生意,稍显凌乱,并不能完全顾得上聊天,又或者网路信号并不是很畅通。但能够感觉到,视频里,她忙碌、欢快,又因网络不畅略显失望。

再之后,工作岗位变动,她并不一直在当地,加之联系方式更换等,以及情绪的踌躇,每每都在她的嗔怒和自己的懵懂之中,一步一步,永远错过,再无相见。

记得,她的家乡是,聊城。

weinxin
微信
加好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0   博主  0

    • 奥雪儿

      感觉好久远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