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的碎片化与焦虑感

  • A+
所属分类:阅读

九月里南方闷热的一个周末,张强强按照惯例,和媳妇说了一些稍微私密的话题,便两两睡去。第二天上班在地铁上,张强强和满车厢的人差不多一样,照例打开手机上的某某头条资讯客户端。在推荐条目下,张强强看到了一些略感熟悉的话题。现在的软件,真是聪明呀,你关注的,就是头条。咦,这不是昨晚和媳妇谈论的话题么?

蔡大猫和闺蜜从氹仔码头下了船,这个小小的花花世界,街头的人并没有多少,原来,大家都在各个娱乐城觥筹交错。闺蜜在万宁买了不少水呀、蜜呀、膜呀的东西,因为来过多次,蔡大猫就只在当地电讯公司买了部新出的 P20 手机。这是一款使用了莱卡相机技术,并且内置了摄像头的手机。回九州岛的一个小时返程短不短,长不长。迷迷糊糊中,蔡大猫隐隐约约看见,新买的手机,摄像头出来了一下,又缩回去了,看了她一眼。

这段时间,刘小执有了一些小变化。之前的一天,刘小执突然下定了一个决心,那就是向手机开战。刘小执梳理了一下使用手机花费时间比较长的软件,有知乎、微信、抖音等,刘小执决定,从这些花费时间较长的软件下手,一一寻求替换方案,把自己从手机中解放出来。最后的结果是,刘小执关闭了除了电话和短信的全部通知,然后开始把更多的空闲时间,用于更新自己的公众号@有约啦。可喜的变化,尽管刘小执的很多时间还是和互联网相关,不过确实是大大地减少了面对手机的时间。

回望年初,一天,刘小执被一群人包围,空气凝滞,烟雾沉沉,几近窒息。忽地,公关部的朱美丽推门飘然而至,招牌式的迷人微笑,大红毛衣搭之素净羽绒坎肩,执执,你们法务部明年有要订阅的报刊么?现在报刊杂志免费给你们订阅,你只要提供邮寄信息就可以了。何乐而不为,有免费的报刊,也不想打击朱美丽的热情,这一年,刘小执就有了《南方都市报》、《深圳特区报》、《深圳晚报》、《三联生活周刊》、《商业周刊·中文版》、《第一财经周刊》来免费看。

媒介即资讯,时代在变,信息传播的形态,几乎是从根本上定义了信息。对于新事物,有适应,也有沉迷。

当下,互联网形态的阅读,有这么几个特点。

一是边际无穷

数量大到无限,那么作为一个个人,精力总是有限的,或者说维持一个健康的阅读时间投入,数量上是一定的。而作为资讯提供方,则是希望你一直投入进去。

如何处理好时间投入关系,类似于网络游戏的防沉迷系统,这就是一个问题。比如知乎等主流信息阅读软件,都是那种一直往下拉,一直可以显示,没有一个头。

二是内容芜杂

人人都是记者,自媒体泛滥,公众号、头条号、百家号、大风号,还有各种直播、主播。各色内容鱼龙混杂,质量参差不齐。那么,如何选择到一个好的信息,就是一个问题。这就需要平台提供方,有没有一个价值体系在里面,比如说有没有新闻情怀,或者说是社会责任。

这方面,大多数是没有一个内容质量在里面,也有部分是内在价值的缺失,比如澎湃。而吊诡的是,好不容易碰到一款质量上乘的软件,《好奇心日报》,之前一段时间,却是因为某种原因处于关闭状态。

不想看的内容很多,想看的内容不好找。而自媒体,大多的关注点,放在了扩散力、传播力,粉丝有多少,点赞有几何。

三是导向缺失

关于所谓的推荐,关注,所谓的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这里面涉及到两个层面。一方面是所谓的智能,到底是不是真的智能。当然这个有个发展过程,但就目前而言,恐怕并不是真的这样。

所谓的智能,大可能只是一个自我想象的东西。不能把简单的罗列、同质内容的堆砌称之为智能。另外一方面,从人的信息获取心理来说,或者说是价值观,这是一个大的命题。

简单来说,人需要的信息应该是多元,有价值的,不能仅仅说当时自己喜欢的,就是有必要的,有价值的。

weinxin
微信
加好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