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对一档网站站长访谈栏目的梳理

  • A+
所属分类:建站

作为一个常设栏目,某栏目在某网站已经很久了。那年12月份的时候,和某门户网站IT频道达成合作伙伴关系,旨在凭借资讯性质的形式,让广大站长能够被更多的人了解,同时也挖掘一下一些优秀站长的经验心得。

合作后,某栏目开始朝着较为专业的方向努力。我们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着手,到现在一共完成了四期。这四期访谈对象分别为某财经社区站长、某网红、某本地社区站长和某博客博主。

先不说质量如何,就这区区四期的数目,实在没有多少价值来形成文字。不过,某财经社区站长坚持认为这些稿件还有得一说,拿出来所谓分享一下。三周时间过去了,一直没有找到写这个总结的理由,同时也对迟迟没有交稿而愧疚。现在给自己的理由就是,某财经社区站长是搞知识管理的,应该有她的理由吧,另外,梳理一下,也是一个提高。

文字表达和新闻相关知识

访谈作为新闻范畴,首先要合乎新闻访基本格式。虽说相当于纸媒,互联网可以灵活一些,但是要看起来正规一些,努力方向就尽力按照纸媒的要求来做。

学习新闻学专业,事实上相关的专业课程看的并不多。如果说对新闻行业还有些感觉的话,很大程度上是常年阅读了一些报刊杂志,比如《南方周末》、《21 世纪经济报道》、《经济观察报》、《财经》杂志、《南方人物周刊》等。

这些报刊相对而言更多具有“新闻”本义的味道,另外就是有些大部头、具有严肃新闻的特征,第三就是比较新鲜、贴近事物的本真,第四就是语言文字方面基本掌握。

了解你的访谈对象

“不知”就不能够“道”,要了解你的访谈对象,才能够有话说,才能够挖掘出价值来。

对于一个事物了解,首先是有兴趣。财经社区站长主要是觉得人很好,能够表达出许多有价值的东西。从她的博客文字来看,是那种互联网不多见的具有某种深度的人。事实上,经过接触,确实能够学到不少的东西。某博客,是对他的博客有兴趣。从2006年就知道了这个博客,自己写博客很大程度上也是以他作为榜样的。某博客主要以IT互联网的东西为主,而经由博客表达出来的IT互联网的东西,也适合这个外行人。

有了兴趣并不能够形成较系统的东西,这就需要比较深入地去了解他。比如某博客关注了三四年了,这个前期工作算是差不多了。某网红,这个人本身的事迹就有故事性,表达能力也很强,使得能够挖掘一些素材来。

看起来清晰的逻辑思维

对于逻辑思维的理解是这样,那就是整体适用的标准是大概同一的,另外就是后面的东西要和前面具有某种关联,这可以理解为过渡,也可以理解为看起来是那么一回事。否则,就会显得没有路线,没有一个主心骨,很凌乱,连自己都看不下去。

具体在某栏目栏目上,就要定位自己是某栏目的用户,需要向访谈对象问些什么,访谈对象的这些东西对用户有没有价值。

在语言表达上这主要就是前后的过渡,不同的问题依照一些过渡词句串起来,让整个的文字看起来是一个完整的文章。

从非技术看技术

人不可能什么都懂,你的访谈对象也是各行各业,对于不了解的行业,或者不同专业的人如何了解他,获取信息?

一个是沟通。不要怕丢人,毕竟术业有专攻。和你的访谈对象进行多次的沟通,你就会对这个行业或者这个人有一个大概的了解,重要的是,沟通过程中你自己也会产生新的有价值的问题,这就是所谓智慧都是碰撞出来的吧。

另外一个是非技术看技术。在某报社的时候,纳闷这些记者往往是新闻学、教育学、汉语言文学毕业的,为什么会对电信、金融、证券等行业新闻那么拿手。从非技术看技术,这是某老师的总结。老师教育学毕业,但是对于电信行业很是了解,特别是华为等公司的新闻质量很高。

这当然离不开额外在具体行业的知识“补习”,想从非技术看技术至少能够让你首先消除恐惧感。另外,作为面向一定大众的文字,毕竟不是学术文章,也许正是由于你的非专业,才恰当地传达了大众的所知和所想。

一些做的不好的地方

行业了解不多。老实说,某栏目面对的是站长,站长是一个比较专业稍微带些狭窄的行业,但是需求却是方方面面的,比如技术方面很多的东西、网站方向、盈利情况等,其他很多。就目前来说,还是基于兴趣,或者按照自己稍微了解的人或者站来操作。目前,明确的是在技术上还很薄弱,以及行业经验过少。

比较地脱离用户。从反应来看,感觉和预想的效果落差很大,尽管自认为做的不错了,这个和上面原因一样,还是不了解站长的需求。

并未完全适应互联网形态。所谓互联网形态首先就是快速,以及表现形式多样化,目前看来还没有做到,一个是速度慢,再就是太过拘泥。

对这个总结的总结

说起来的东西总是看起来简单,并且呈现的是那么一回事,能去执行才是最重要的,否则比不知道还问题严重。

解决的办法就是,让情绪高涨起来、辛勤劳作、好好学习!

之后不久,离开这家网站,这档栏目不再更新,再之后当时在一起的同事也都基本离开。

附:某博友对本文的介绍

我没有见过“字符排序”,事实上,很多在网上认识的人,我都没有见过,但这不妨碍我们深度交流。我并不敢说,我很了解“字符排序”,我觉得“字符排序”很优秀,所以,当我听说“字符排序”工作年数并不久的时候,我有些惊讶,我觉得“字符排序”行文做事,都很有章法。

我们社区也做过访谈,我自己也做过,但做和做还是有差异的,我看到“字符排序”做的访谈,感觉不错,所以我鼓励“字符排序”写出来,一方面,我是想发给我们部门的同事学习一下——要学习的,不仅仅是“字符排序”做事的方法,还有他那种激情。

另一方面,我因为对于总结的重视,我总希望,对寄予厚望的年轻人,如“字符排序”,多引导一下,也引起他们对于总结的重视,形成总结的习惯,毕竟,有脑子里过一遍容易,很多东西,过一遍,会认为自己已经掌握,但如果落在纸面上,也许会发现,这样的一种梳理,更为有益。这也是成长的阶梯。只是这层原因,我当时没有向“字符排序”说明。我只是恳请“字符排序”,帮我做这个事情,我看到后,的确认为非常好,其中我特别欣赏的几个部分,都已经强调标出了。

再次感谢“字符排序”。

weinxin
微信
加好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